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港臺言情小說 » 一線大腕 »  第63章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第63章

小說:一線大腕作者:北傾
返回目錄

    《姻緣天注定》的高收視率倒是讓程安安又火了一把,在熱門話題榜上一直居高不下。

    同期在播的宮廷戲也是收視火熱,似乎是在這同一時期,程安安的事業又攀上了一個小高峰。

    所以,也該去大院會會她的婆婆大人了……

    秦墨聽她這么說的時候倒沒有特別驚訝,晚上吃過飯就由著她一起出門去挑見面禮。

    秦夫人接到這個電話的時候還有些沒反應過來,抓著話筒又重復向秦墨求證了一遍,“你說什么?”

    秦墨挑了挑眉,眸色淡淡的,看不出來到底在想些什么,“明天我帶安安回來。”

    秦夫人這回是聽得清清楚楚,頓了頓才說:“恩,知道了。我明天在家等你們。”

    掛斷了電話,就看見程安安晃著腿探頭看著他,“怎么樣?”

    秦墨不由失笑,握著方向盤的手抬起拍了拍她的腦袋,“什么怎么樣?不要想太多。”

    程安安暗暗嫌棄了一會,怎么可能不想太多……

    秦霜好幾天沒回去了,晚上回一趟大院不僅撞見了小怪獸蘇清音還看見老爺子和顏悅色的對他招招手。

    小怪獸倒是不避嫌,直接拖著他的手臂就往沙發走。

    秦夫人看見秦霜倒是高興,忙招呼著,“秦霜啊,明天有事嗎?”

    秦霜認真想了想,見秦夫人臉上雖然淡淡的沒什么表情,但怎么看都是高興的面向當下點點頭,“沒事,怎么了?”

    秦夫人正要說話,小怪獸指著電視一臉驚喜,“啊,老爺子和秦阿姨也看安安姐的電視么?聽說這個電視是安安姐自己策劃的,很棒呢。我同學都喜歡,問我要簽名……”

    老爺子倒是不說話,看著鏡頭里那個小姑娘或笑或皺眉的大方摸樣,越發的歡喜。“你也喜歡?”

    蘇清音一愣,轉眼看向秦霜,禽獸正給她使眼色呢,她當下會意。

    “喜歡啊,好喜歡呢。”她忙著端水倒茶,“安安姐人很好的,又和善又聰明,長得漂亮氣質好……比我見過的很多人都厲害呢。”

    老爺子被蘇清音這么一連串的夸獎逗得笑起來,深深的看了一旁站著的秦夫人一眼,“你阿姨也喜歡,這幾天一直都在夸呢。”

    蘇清音聞言一臉的驚喜,“是嗎?安安姐那么招人喜歡阿姨怎么可能不喜歡呢,老爺子你說呢?”

    老爺子笑瞇瞇的看了她一眼,搖了搖頭,率先回了房間。

    秦霜見狀伸手揉了揉小怪獸的腦袋,微微贊許,“干得不錯。”

    蘇清音被扯亂了頭發,當下不爽了,一口咬在他的手上,疼得禽獸齜牙咧嘴的,“誰讓你動手動腳的了。”

    程安安雖然說得云淡風輕,也的確沒認真怕過誰,但真的走進了大院,卻開始心里發憷。

    秦墨捏了捏她的手,見她皺著眉,看了她一眼,眸底都是笑意。“我媽有我爸護著,我自然會護著你。”

    這話似乎是安撫又似乎是鼓勵,倒是讓她的心頓時定了下來。

    老爺子早上去見戰友了,晚些才能回來,家里便只有一個秦夫人坐陣,見安安來了,倒是笑了笑,禮儀周全的招呼著。

    安安也不敢怠慢,直接把昨天選的那款茶具送了過去。

    秦夫人不動聲色的掃了眼,便知道這姑娘是留了心的,當下就吩咐保姆把這茶具拆了直接用開斟茶。

    秦墨一到這里反而有了一股平日不常見的桀驁不馴,慵懶的陷在沙發上,手搭在她身后的椅背上,懶懶的看著程安安。

    秦夫人見他一副護駕的仗勢,不由恨鐵不成鋼的剜了他一眼,直接差使他去城東幫她拿東西。

    奈何秦墨哪是想差使就能差使的人,當下掀了掀眼簾很干脆的拒絕了,“我媳婦還在這呢,不去。”

    秦夫人冷哼一聲,面上卻還是和煦,“秦墨。”

    程安安自然知道秦夫人是想把人支開了有話要說,她此刻不管愿不愿意單獨面對她,都必須要給她這個面子,當下掃了眼秦墨,似笑非笑的。“秦墨。”

    秦墨那是在給程安安撐場子呢,給她長了臉撐了腰這才不情愿的走了。

    秦夫人見狀略略無奈,對著安安的時候卻是笑了起來,“都28歲的人了,還一副小孩子鬧別扭的樣子,倒是讓你見笑了。”

    安安心下明了,笑得越發溫婉,“哪里,都是一家人。”

    秦夫人點點頭,親自給她斟了茶。

    程安安見時機差不多,也不耽擱,怕是支開秦墨就是想要聽這些話,當下直接開門見山。“秦夫人,我到現在才來看你是我的禮數不周全了,還希望以后有機會能彌補。”

    秦夫人不動聲色的看了她一眼,這才淡笑,“既然你來了,我們往開了的說,如何?”

    聰明人說話過招不見血,秦夫人這次的態度倒是和緩了很多。

    程安安暗暗掐了掐手心,這才正視過去,“自然,我今日來這里也是抱著一樣的目的的。”

    秦夫人安靜聽她說著,淡淡的抿著手中的花茶,微垂了簾子一時倒看不透她在想些什么。“我以前就告訴過你,我并不是很喜歡你。”

    安安點點頭,“我知道。”說罷,又補充道:“但秦墨喜歡就好。”

    秦夫人的話頭被她這么一截,反而笑了起來,倒真是名門閨秀出身,一舉一動都是優雅至極。“那上次我說的話不知道程小姐有沒有考慮呢?”

    程安安偏了頭來看她,眼神晦暗不明。“那請問秦夫人到底是在衡量媳婦的標準呢還是一個屬下的標準?”

    見她不答,又繼續道:“我已經表明了我愿意退居幕后的態度,但是您要是想干涉我的生活的話,想必秦墨也不會同意,這畢竟是我的自由。我做事光明正大,還真的沒有什么不能給別人看的。”

    秦夫人一笑,“那你又怎么覺得這次我就能接受你?”

    程安安覺得手心都捏疼了,面上卻還是從從容容落落大方的,“如果秦夫人一直不喜歡我,我也沒必要委屈了自己來討好你,畢竟有些人天生磁場不和。但如果秦夫人對我是有硬性條件的話……”

    她一頓,眉角一挑,微微犀利,“秦夫人介意我的家世的話,不妨這么說吧。生老病死并不是我能控制的,我也是在溫暖的家庭里長大的沒有什么弊端毛病,你非要揪著那么點小尾巴讓我和秦墨都不好過的話想必你也不會開心。”

    她語氣雖然強勢,但話里透出的意思確實有些服軟的。

    秦夫人倒沒想著怎么欺負人家小姑娘,見好就收,拿了放在一旁的小盒子,遞了過去。“家傳的玉鐲子,從我這邊傳下來希望你能好好保管。”

    程安安倒不料這么快就結束,微微一愣,隨即雙手接了過來,“謝謝秦夫人……”

    秦夫人見她處變不驚,禮儀周全,這才滿意的點點頭,“稱呼改改吧,不然別人聽見了要怎么說?你畢竟是我秦家名正言順的媳婦。”

    見程安安的反應微微有些慢,秦夫人又抿了口茶,眼底都是笑意,“我是不好看娛樂圈,圈子多亂多混我知道,但秦墨喜歡你,那我不喜歡也得喜歡。”說罷,又是一頓,“況且,你這個孩子的性格雖然強烈了些,倒是討喜的很。”

    程安安今日來本就是打算拿下一個是一個的,聽見這話,心頭也泛起了喜悅,“謝謝媽能看見我做的努力。”

    秦夫人點點頭,這才想起什么,“今晚就留在這里吃飯吧,老爺子早就想見見你了……”

    說完又是一頓,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你是不知道當初你們瞞著結婚的時候老爺子大發雷霆可是把秦墨狠狠揍了一頓。”

    程安安就算沒看見也多少能猜到一點,這么大的事情跟家里對著干……估計也只有秦墨眼也不眨一下。

    她微微一笑,吃不準秦夫人話里的意思便不說話。

    秦墨來得倒是快,是跟老爺子一起進來的,老爺子正擰著眉跟他說著什么,他聽得嚴肅認真,時不時點頭,到了門口抬眼看過來,淡淡的揚了個笑。

    老爺子進來就看見程安安了,面色看著倒是和藹,對著她笑了笑,拐杖敲了敲地面,直截了當,“你跟我來一下。”

    要是說對秦夫人她還能油米不進的話,對著這個叱咤沙場的人物就不單單只有尊敬了,老爺子這樣的傳奇人物法子多得是。

    她看了眼一旁神色自然的秦墨一眼,這才轉身跟了上去。

    老爺子正在書房里練字,招了招手,讓她過來,“研墨會不會?”

    程安安點點頭,不敢多話,直接過去研墨。

    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讓她看見的,他執著筆畫畫寫寫了好幾次終于擺正了紙墨提筆寫下了一個“和”字。

    見程安安看的目不轉睛,他倒是饒有興趣,“你有什么看法?”

    程安安昨天來之前可是有纏著秦墨探過底細的,知道老爺子喜歡什么,忌諱什么。

    眼下他的態度不明,她微微一審時度勢,搖了搖頭,“安安是個俗人,并不懂得欣賞這些高雅的藝術。”

    老爺子聞言,淡淡的一笑,微微瞇了眼。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 |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