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浪漫言情小說 » 再生緣:我的溫柔暴君 »  第79章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第79章

小說:再生緣:我的溫柔暴君作者:墨舞碧歌
返回目錄

    第79章

    只是因為懲罰或者男女之間而起的欲~望?他到底想怎樣,他把她廢棄在這里,卻又烏天黑火的來看她?

    紙箋子,地上的破紙兒是他撿去的嗎?

    堂堂一國之君在夜晚來拾這一片戲謔又荒涼的紙?

    她不知道他想怎樣,竟連自己想怎樣也不知道。

    她怔怔看著他,憤怒,喘息,哽咽,流淚

    然后她看見龍非離擰緊眉,他的喉結微微的動,帶著他氣息的溫熱的吻,落到她眼睛上。

    她聽得他的聲音碎落在她耳間,“別哭。”

    那涼涼的,第一次聽就覺得像能洞穿千百年時光的聲音,像那鐘石~『乳』~尖的水,能把原本的無暇塑成無數的神秀。

    忍不住哭得更零落。

    她一顫——他的手從她的身體里抽出,只捧了她的臉吻她。

    他居然吻遍她哭得一蹋糊涂的臉,不嫌臟。

    那樣的溫存,讓璇璣有種錯覺,仿佛他只對她一人做過,她確實是他傾了心去愛的人

    在宮里,他也是這樣去哄每個女人嗎?她不知道。

    那雙狹長美麗的眸又暗又炙。

    似乎他其實壓抑了很久,現在不想再抑制,有抹勢在必得的意味。

    他吻上她的耳珠。

    “朕想要你,好嗎?”

    輕得像溪澗流的聲音,卻強硬得不容她退縮,還有絲生硬

    剛還哭得紛紛乍乍,現在她忍不住笑了。

    也許是剛才的吻太溫存,也許是分秒前的話太動人,她竟然想,他若要,她便給。

    他們之間太多障礙,這一晚,暫且統統忘掉。

    兩相激~烈的怒意便似在這一刻突然湮滅。

    她笑,“你是不是從來沒有用過問句,也是,像你這樣的人,怎會用——嗚”

    唇再次被堵住

    當她喘著氣側枕到一邊的時候,他卻不饜足,唇落到她的頸項上,吮吸著周移著,并不就著力道,只一味吞噬著她的每厘滋味。

    他的手也探到了她的肚兜里,把豐盈握了,重重的『揉』捏占有她的肌膚上不由自主布起了一層栗粒。

    緊貼著的身體,他因她的身體而起的瘋狂她的臉又紅又熱,呻『吟』不覺逸出了口,他的動作越發急促,大掌一過,扯落了她的肚兜,粗啞的呼吸落在她的胸脯上,他含上了她柔軟上的頂端。

    她羞惱地推開他。

    他便支肘凝著她。

    凝了他片刻,突然伸手把他束發的鑲玉金帶挑下,發如瀑展,他的發披散下來,有幾絲滑到她的掌心,帶著濕漉冰涼的水珠。

    她喃喃道:“不能只是我一個人『亂』。”

    他挑眉笑了,伸手掬起她同樣濕潤的發絲——

    “龍非離,女子的發為丈夫而束,男子也一樣,代表他的熱情只能由妻子來釋放。可是,能替你綰發束發的人又有多少”她苦澀而笑。

    “年璇璣,你這妒『婦』!”盯著那雙明亮又苦澀的眼睛,龍非離的胸腔似乎瞬間被什么塞滿,把她狠狠壓到身下

    明珠光薄,地上,跌落了一地的衣衫,明黃的緞子裹著月白的褒衣。

    風從窗隙中偷進,微微曳起帷帳。

    喘息濃重。

    “璇兒”

    “不要像喚你的每個女人那樣喚我——”被撕~裂的疼痛混著哽咽,“我在家排行第七”

    “嗯,小七嗎”

    她睡熟了,眼角還有絲氤氳淚痕。

    他還沒從她身~體里退出,唇邊揚起抹笑,說不清為什么。

    還想要她。

    他是皇帝,只要是他的女人,他都是她們的第一個男人。他并不粗野,起碼每個女人的第一次,他都溫柔對待。

    她,被他折磨得有絲慘了。她的身子很青澀,他卻凌厲粗~暴地占有了她,在她的哭饒聲中達到極致的快樂。

    從來沒有這樣想要一個人過。

    也許因為她是他的妃,她本來就屬于他,只為一些隱晦的原因他并不想碰她,值到今晚他不想再壓抑從她身上拿回屬于他的。所以不免狠了。

    只是,心底那抹微微擰著的感覺又是什么,把她暫時安置在這里又為了什么。

    微微的煩躁。

    他一皺眉從她體~內退出。

    撿起地上的衣服穿了。

    看天『色』,差不多到早朝的時間。

    他站起身,發絲跌墜下來。綰發放發么突然想起她的話,轉身看了她一眼。

    她蹙著眉,卻呼吸均勻,算睡得正好。偶爾還伸出小舌咂咂嘴唇。

    他唇上一揚,坐了回去,伸手捏住她的鼻子。

    璇璣正夢到和追追玉環在餐廳里吃飯,突然,玉環道:“阿七,你看櫥窗外面有人看著你。”

    璇璣疑『惑』,往窗外看過去,卻跌進一雙狹長的眼眸中。

    呼吸頓時屏住,卻越來越透不過氣來

    她猛地睜開眼來,卻見一個男人在床榻邊支肘看著她,目光促狹又慵懶。

    “你是誰?”她還有絲『迷』糊,低低道。

    男人的臉『色』便微微變了,那雙黑漆的眸更深了一些。

    她的鼻子一疼。

    她一愣,才清醒過來,拍開男人的手,惱道:“龍非離,你這混蛋!”

    龍非離索『性』把她抱到膝上,語氣閑涼,“朕要上朝了,你不是說要幫朕綰發嗎?”

    溫熱的大掌撫上肌膚,毫無隔閡,璇璣低頭一看,自己全身光溜溜的,終于完全記起昨夜承~歡的事兒,叫了一聲,從他懷里掙出,滾回床~上,用被子裹了全身。

    “出來。”

    那魔鬼般的笑,璇璣痛恨,“不要。”

    龍非離劃眉一笑,把她連人帶被又抱了起來。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 |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