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小說站首頁 » 科幻小說 » 超新星紀元 »  第5章 世界課堂
加入書架 添加書簽 推薦本書 錯誤舉報

第5章 世界課堂

小說:超新星紀元作者:劉慈欣
返回目錄

    大學習開始的這天,鄭晨走出校門,去看望她的學生們。她班里的四十三個孩子,其中有八個,經過山谷世界的考察被選送到中央,其余的孩子現在已分散到這個城市中,以他們的父母為師,開始了人類歷史上最艱難的學業。

    鄭晨首先想到的學生是姚瑞,在剩下的三十五個孩子中,他要學習的課程屬于較難的一類。鄭晨乘地鐵很快來到了近郊的一個火力發電廠。在超新星爆發前,由于首都的環保要求,這座電廠已停止運轉,等著被拆除,但現在它又開始發電了,僅僅是作為一個課堂。

    鄭晨在廠門口見到了自己的學生,還有他的父親,這個發電廠的總工程師。當姚總向她問好時,鄭晨百感交集地說:

    “您就像我六年前一樣,要第一次走上講臺了。”

    姚總笑著點點頭:“鄭老師,我肯定比你當年更沒信心。”

    “在以前的家長會上,您總是對我的教學方式不滿意,今天我倒要看看您是怎么教的。”

    “我們是歷史上最難當的教師了。”總工程師長嘆一口氣說,“好了,我們該進教室了。”

    他們三人走進廠門。同他們一起走進廠的,還有許多對父子母子。

    “好粗好大的煙囪!”姚瑞指著前方興奮地喊道。

    “傻小子,以前我就告訴過你,那不是煙囪,是冷卻塔!看那邊,廠房后面,那才是煙囪。”

    姚總領著兒子和鄭晨來到冷卻塔下面。冷卻塔里的水,像暴雨一樣灑進一個圓池子中。姚總指著那個圓池子對姚瑞說:“那就是經過冷卻的發電機循環水,那水是溫的,十五年前剛進廠時,我還在那里面游過泳呢。”提到自己年輕的時候,他輕輕嘆了口氣。

    他們接著來到幾座黑色的小煤山前,“這是貯煤場,火力發電廠是靠煤的燃燒產生的熱能發電的。我們這個廠,如果滿發,一天要消耗一萬二千噸煤,你想不出這是多少吧,看那列有四十個車皮的運煤火車,這么多煤大約要裝滿六列這樣的火車。”

    姚瑞吐了吐舌頭,對鄭晨說:“鄭老師,真夠嚇人的!我以前還真不知道老爸的工作這么有氣魄!”

    姚總長出一口氣說:“傻小子傻小子,爸爸真像在做夢啊!”

    他們沿著一條長長的輸煤皮帶走了好長時間,來到一臺很大的機器旁。那機器的主體是一個不停轉動的大圓筒,它發出的聲音像不間斷的驚雷,讓姚瑞和鄭晨頭皮發?。姚總緊貼著兒子耳朵大聲說:“這是磨煤機,剛才那條長皮帶運過來的煤在這里被磨成細粉,很細的,就像面粉那樣……”

    然后他們又來到一座鋼鐵高樓下,這樣的高樓有四座,同冷卻塔和煙囪一樣,遠遠就能看到。姚總介紹說:“這就是發電鍋爐,剛才磨煤機中磨出的煤粉,在這個大鍋爐的肚子里用四根噴槍噴出去燃燒,在爐膛正中形成一個火球。煤這樣能燃燒得很充分,燒完后只剩下很少的東西,你看,這就是煤燒完剩下來的東西。”他張開手,讓兒子看手掌上的一小撮東西,好像是許多半透明的小玻璃球,這是在他們路過一個方形水池時他從池邊上抓的。他們來到一個小窗前,透過它可以看到鍋爐內刺目的火光。“這巨型鍋爐的墻壁,是由無數的長管子排列成的,管子中流動著水,吸收了燃燒的熱量后這些水就變成了高壓蒸汽。”

    他們又進入了一個寬敞高大的廠房,里面有四個大機器,是躺著的半圓柱體,“這就是汽輪發電機組,鍋爐的高壓蒸汽被引到這里,推動汽輪機,帶動發電機發電。”

    最后,三人來到了主控室。這是一個明凈的地方,高大的儀表盤上信號燈如繁星閃爍,一排計算機屏幕上顯示著復雜的圖形。除了值班的運行人員外,還有好多隨父母來的孩子也在這里。姚總對兒子說:“我們剛才只是走馬觀花,整個火力發電廠是一個極其復雜的系統,涉及到眾多的專業,要有很多人一起工作才能使它運行起來。爸爸的專業是電氣,電氣專業又分高壓和低壓,爸爸是搞高壓的。”說到這里他停了一下,默默地看了兒子幾秒鐘,“這個專業是危險的,它涉及的電流可以在0?1秒內把人燒成灰,要想避免這樣的事發生,你必須對整個系統的結構和原理了解得很清楚。我們現在正式開始吧!”

    姚總拿出了一卷圖紙,抽出了其中的一張,“先從系統的主接線圖開始吧,它比較簡單。”

    “我覺得一點也不簡單。”姚瑞瞪著那張圖說。他顯然對有人能把那么多的線條和符號、以那樣錯綜復雜的方式畫到一張紙上感到吃驚。

    “這是發電機,”爸爸指著由四個圓圈組成的圖形說,“發電機的原理你知道嗎?”兒子搖搖頭,“那好,這是母線排,發出的電是從這里送出的,你看到它是三相的,知道什么是三相嗎?”兒子搖頭,爸爸又指著四對相互套著的圓圈說:“那好,這是四臺主變……”兒子問:“主變?”“呵,就是主變壓器。這是兩臺廠變……”“廠變?”“呵,就是廠用電變壓器……你知道變壓器的原理嗎?”兒子搖頭,“那最基本的,電磁感應原理你知道吧?”兒子搖頭,“歐姆定律總知道吧?”兒子還是搖頭。爸爸把圖紙一摔:“那你他媽知道什么?你上的學都就飯吃了嗎?”兒子帶著哭腔說:“我們沒學過這些呀!”

    姚總轉向鄭晨:“那你們這六年都教了些什么?”

    “別忘了您兒子只是個小學生!像您這樣的教法,孩子是什么都學不會的!”

    “我必須在這十個月內使這孩子接受電力學院的全部教育,再把自己二十年的工作經驗傳授給他。”他嘆息著扔下圖紙,“鄭老師,我覺得我在干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可,姚總,這是必須干的事情。”

    姚總和鄭晨對視良久,又嘆了口氣,然后拿起圖紙轉向兒子:“好好好,那電流電壓你總知道吧?”兒子點點頭,“那電流的單位是什么?”“多少多少伏……”“狗屁!”“啊,對,那是電壓的單位,電流的單位是……是……”“安!好,兒子,我們就從這兒開始吧!”

    ……

    正在這時,鄭晨的手機響了,是她的另一名學生林莎的母親打來的。林莎家與鄭晨是鄰居,鄭晨與林莎的媽媽林醫生很熟,這位醫生在電話中說她無法給女兒上課,讓鄭晨過來配合一下。于是鄭晨與姚總工程師和他的兒子匆匆告別,趕回市里。

    鄭晨在林莎母親工作的一家大醫院里,見到了母女倆,她們站在醫院后院的一間房子外面,正激動地說著什么。鄭晨看到她們后面的房門上標著“解剖室”三個大紅字。

    “這里的味兒真難聞!”林莎皺著眉說。

    “這是福爾馬林,一種防腐劑,解剖用的尸體就浸泡在這種液體中。”

    “媽媽,我不看尸體解剖嘛,我剛才已經看了那么多肝啊肺的。”

    “可你必須搞清這些器官在人體內的相對位置。”

    “以后我當醫生,病人得什么病,我給他吃什么藥不就行了嗎?”

    “可是莎莎,你是外科醫生,你要動手術的。”

    “讓男孩子去當外科醫生吧!”

    “別這么說,媽媽就是外科醫生,有很多出色的女外科醫生。”

    問明情況后,鄭晨答應陪林莎一起進解剖室,這才使林莎勉強答應去上解剖課。走進解剖室的門時,鄭晨明顯地感到林莎死抓著自己的手在顫抖,其實她自己的狀態也比這個小女孩兒好不到哪里去,只是努力克制著不讓恐懼外露而已。一進門,鄭晨隱隱感到一股寒氣掠過面頰,天花板上的日光燈發出慘白的光。解剖臺前圍著一圈小孩和兩個大人,他們都穿著白大褂,這里的地板和墻壁也是白色的,在這陰森森的白色世界中,只有解剖臺上的那個東西是暗紅色的。

    林莎的媽媽拉著女兒來到解剖臺前,指著那暗紅色的東西讓她看:“為了解剖方便,尸體要進行一些預處理,要剝掉一部分皮膚。”

    林莎猛地掉頭沖出解剖室,在外面嘔吐起來。鄭晨緊跟出來給她拍著背,她這么做只是為了找個理由走出這間屋子,她努力克制著與小女孩兒一起嘔吐的欲望,同時感覺到在陽光下真好。

    林莎的媽媽也跟了出來,彎下腰對女兒說:“別這樣莎莎,看尸體解剖是一個實習醫生很珍貴的機會,慢慢會習慣的。你就把尸體想成一部停轉的機器,你在看這機器的部件,就會好受些了。”

    “媽媽,你也是機器!我討厭你這部機器!”林莎沖媽媽大叫,轉身要跑,但鄭晨拉住了她。

    “林莎,聽著:即使不當醫生,別的工作也同樣需要勇氣,說不定比這還難呢!你得趕快長大!”

    費了很大的勁兒,她們終于再次使林莎回到了解剖室。鄭晨和她的學生站在解剖臺前,看著鋒利的柳葉刀帶著輕輕的咝咝聲切開柔軟的肌肉,看著白色的肋骨被撐開,看著紫紅色的臟器露出來……事后,鄭晨驚奇當時是什么支撐著自己,更不知道是什么支撐著這個以前連小蟲子都害怕的女孩兒。

    ……

    第二天,鄭晨用了一整天時間同李智平在一起。李智平的父親是一名郵遞員,前一天,他帶著兒子一遍遍地走過自己走了十多年的郵路。黃昏時,兒子第一次一個人走完父親的郵路。出發前,李智平曾試圖把那個大郵袋裝到他那輛心愛的山地車上,但是裝不上,只好把郵袋放回爸爸騎了十多年的那輛舊飛鴿上,把車座放到最低,騎著它穿行在城市的小巷中。盡管孩子已經把郵路和所有的投遞點都記住了,但爸爸總不放心,他和鄭晨騎著自行車遠遠地跟著這個男孩兒。當李智平騎到郵路的終點、一座機關大樓的門口時,父親趕上來,拍拍兒子的肩說:

    “好了孩子,你看這活沒什么難的,我干了十幾年,本來可能干一輩子的,但以后只能由你來干了,爸爸能對你說的只是:我這十幾年沒有送錯過一次郵件,這在別人看來沒什么了不起的,但我自己想想心里很自豪。孩子,記住,不管工作多平常,只要你盡心盡責去干,就是好樣的。”

    ……

    第三天,鄭晨去看望了她的三個學生:常匯東、張小樂和王然。前兩個孩子同李智平一樣,生長在一個很普通的家庭中,王然的父親則是著名的圍棋選手。

    常匯東的父母是開理發店的個體戶。鄭晨走進那個小小的理發店時,常匯東正在給今天的第三個顧客理發,理得比前兩個還糟,可那人看著鏡子里自己那坑坑洼洼的頭,笑嘻嘻地連聲說好。常匯東的父親很過意不去,不收他的錢,可那人堅持給了。第四位顧客仍堅持讓常匯東理發。當常匯東給他披上單子的時候,他說:

    “小鬼,在我腦袋上好好練習練習,反正我也理不了幾次發了,可將來小朋友們還是少不了理發師,可不能一個個頭發長得跟小野人似的。”

    鄭晨也讓常匯東給剪發,結果讓這孩子把頭發弄得一團糟。最后,還是常匯東的媽媽給她修剪了一頭很不錯的短發。走出理發店后,鄭晨感到自己年輕了不少,其實自超新星爆發之后她就有這種感覺。面對著一個突然變得陌生的世界,人們的感覺分為相反的兩種:年輕了許多或老了許多,鄭晨很慶幸自己是前者。

    ……

    張小樂的父親是一個單位集體食堂的炊事員。當鄭晨見到張小樂時,他和幾個小伙伴剛剛在大人們的指導下做完了主食和大鍋菜。幾個孩子戰戰兢兢地來到售飯窗口前,看著他們做的飯一點點賣完。

    外面集體食堂的大飯廳里坐滿了吃飯的人,他們緊張地等了幾分鐘,好像沒什么異常。這時,張小樂的爸爸用勺子敲了敲窗子,高聲宣布:

    “各位,今天的飯是我們的孩子做的!”

    飯廳中安靜了幾秒鐘,接著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

    鄭晨印象最深的還是王然父子。鄭晨到他們家時,王然就要離開家去駕駛員培訓班了,父親送了他好遠,長嘆一口氣,對鄭晨說:“唉,我真是沒用,活這么大,都不能教會孩子一門實實在在的本事。”

    兒子讓他放心,說自己會學會開車,會成為一名好司機的。

    父親拿出了一個小包遞給兒子:“把這個帶著吧,沒事時多看看多練練,千萬不要把它扔下,以后總還是會有用的。”

    同鄭晨走了好遠,王然才打開那個包,里面是一罐圍棋子和幾本棋譜。他們回頭看看,王然的父親,國家九段棋手,還在目送著兒子。

    同許多孩子一樣,王然的命運后來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一個月后鄭晨又去看過他一次,他本來是打算學習汽車駕駛的,卻陰差陽錯地開上了推土機。這孩子學得很快,鄭晨再次見到他,是在近郊的一個大工地上,他已經能獨自開著大型推土機干活了。看到老師來,王然很高興,他讓鄭晨坐到駕駛室里看他工作,他駕駛著推土機來來回回地平整著土地。鄭晨注意到不遠處站著兩個人專注地看著他們,讓她有些奇怪的是那是兩個軍人。干活的推土機共有三臺,都是由孩子駕駛的,那兩個軍人特別注意王然開的這一臺,不時沖著這里指指點點。終于,他們揮手讓推土機停下,其中一名中校仰頭看著駕駛室中的王然大聲說:

    “孩子,你開得不錯,愿不愿意跟我們去開更帶勁兒的東西呢?”

    “更大的推土機嗎?”王然從駕駛室探出身問道。

    “不,開坦克!”

    王然愣了幾秒鐘,興奮地打開車門跳了出去。

    “是這樣,”中校解釋說,“由于種種原因,我們這支部隊這么晚才考慮培養孩子接班人,現在時間很緊了,想找些有駕駛基礎的來,上手快些。”

    “開坦克和開推土機一樣嗎?”

    “有相似之處,都是履帶車輛嘛。”

    “那坦克一定比推土機難開吧?”

    “也不一定,至少坦克前面沒這個大鏟子,駕駛它不用考慮前方的受力問題。”

    就這樣,王然,這個九段棋手的兒子,成了一名裝甲部隊的坦克駕駛員。

    ……

    第四天,鄭晨去看望了兩個女生:馮靜和姚萍萍,她們都被分配在保育院工作。在即將到來的孩子世界,家庭將在相當長的時間內消失,保育部門將成為規模很大的機構,有很多女孩兒將在這個行業中度過她們剩余的童年時光,撫養那些比她們更小的嬰幼兒。

    當鄭晨在保育院找到她的兩個學生時,看到她們的媽媽正在教她們怎樣帶孩子,與這里其他的女孩兒一樣,她們對哭鬧的小寶寶束手無策。

    “真煩人!”姚萍萍看著小床里大哭不止的小寶寶說。

    她媽媽在旁邊說:“這是很需要耐心的,寶寶不會說話,他哭就是說話,你要搞明白他的意思。”

    “那他現在是什么意思呢?給他奶他又不吃。”

    “他現在是想睡覺了。”

    “想睡覺就睡嘛,哭什么?煩人!”

    “大部分孩子都是這樣的,你把他抱起來走走,他就不哭了。”

    果然如此。萍萍問媽媽:“我小時候也這樣嗎?”

    媽媽笑了:“你哪有這么乖,常常嚎一個小時都不睡的。”

    “媽媽,我現在才知道你帶大我多么不容易。”

    “你們以后更不容易,”媽媽黯然神傷,“以前托兒所的寶寶們都有父母,而以后,只有你們把他們帶大了。”

    在保育院里,鄭晨一直呆呆地很少說話,以至于馮靜和姚萍萍都關切地問她哪里不舒服。

    鄭晨想到了自己未出生的孩子。

    現在世界各國都已經禁止生育了,很多國家還為此立法,這成為公元世紀最后產生的法律。但在這個時候,法津和政令都已失去作用,有一半懷孕的女性選擇把孩子生下來,鄭晨就是其中之一。

    第五天,鄭晨回到了學校。學校里,低年級的孩子仍在上課,而給他們講課的是高年級的孩子,這些孩子將被培養成教師。鄭晨走進辦公室時,看到了自己的學生蘇琳和她的媽媽。蘇琳的媽媽也是這個學校的教師,她這時正在教女兒如何成為教師。

    “這些孩子真笨,講了多少遍了,兩位數的加減法還是不會!”蘇琳氣惱地把面前那一堆作業本推開。

    媽媽看著女兒說:“每個學生的理解能力是不同的,”她挨著拿起作業本翻看,“你看,這個是不理解進位的概念,這個呢,是搞不懂借位的概念,你必須區別對待。你看看這個……”她遞給蘇琳一個作業本。

    “笨,就是笨!這么簡單的算術都學不會。”蘇琳看了一眼,就把那個作業本放到一邊。上面歪歪扭扭寫著幾道兩位數加減法的算術題,都犯了她這兩天閱作業時已經看煩了的那些愚蠢的錯誤。

    “可這是你五年前的作業本啊,我一直為你留著。”

    蘇琳吃驚地拿起那個本子,看著那些稚拙的字碼,真的一點都沒認出來那是自己寫的。

    媽媽說:“教師是一項需要耐心的艱苦工作。”她嘆了一口氣,“不過你的學生們還是幸運的,你們呢?孩子啊,以后誰教你們呢?”

    蘇琳說:“自學唄,媽媽,您不是說過,第一個教大學的人肯定沒上過大學嗎?”

    “可你們連中學也沒上過啊……”媽媽又嘆了一口氣。

    ……

    第六天,鄭晨在西站送走了自己的三個學生。衛明和金云輝是去參軍的,衛明的父親是一名中校陸軍軍官,金云輝的父親是空軍飛行員。趙玉忠的父母是外地來京打工的,現在要同兒子一起回河北的農村老家去。鄭晨向金云輝和趙玉忠許諾以后一定去看他們,但對衛明,她卻不敢許下這樣的諾言,這孩子服役的部隊在西藏的中印邊境,她知道自己在有生的不到十個月時間里肯定去不了那里了。

    “鄭老師,你的娃娃生下后,一定寫信告訴我他的去向,我和同學們會好好照顧他的。”衛明說完,有力地握了一下老師的手,頭也不回地走進車廂,堅定地完成了這次永別。

    看著遠去的火車,鄭晨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捂著臉哭了起來。她覺得自己變成了一個脆弱的孩子,而她的學生們都在一夜之間長成了大人。

    ……

    大學習中的世界,是人類歷史上最理智和最有秩序的世界,一切都在緊張有序地進行著。但就在不久前,這個世界險些毀于絕望和瘋狂。

    在短暫的平靜期后,各種不祥的跡象開始顯現出來:首先是植物的異常和變異,接著是各種動物的大量死亡,地面上到處是鳥和昆蟲的尸體,海面上浮著大片死魚,地球上的許多物種在幾天內消亡了。射線給人類造成的傷害也開始顯現出來,所有的人都出現了同樣的癥狀:低燒,渾身乏力,原因不明的出血。最初,雖然發現了孩子的修復功能,但并沒有被最后證實,雖然各國政府都在為孩子世界做準備(這就是山谷世界的時期,當時山谷中的孩子們并不知道外部世界的混亂),但一部分醫學機構認定所有的人都將死于致命的輻射病。盡管各國政府都極力封鎖消息,這可怕的信息還是很快傳遍了世界。人類社會的第一個反應是心存僥幸,醫學家成了人類寄托希望的上帝,不時傳出消息,說某某機構或某某科學家研制出了救命的藥物。同時,像環磷酰胺、氨甲喋呤、阿霉素和強的松這類治療白血病的藥物,變得比黃金還珍貴,盡管醫生反復說明現在人們患的不是白血病。還有相當大的一部分人把希望寄托在可能存在的真正的上帝上,一時間,形形色色的教派如野火般到處出現,各種或規模宏大或稀奇古怪的祈禱場面,使一些國家和地區仿佛回到了中世紀……

    但希望的泡影漸漸破滅,絕望像鏈式反應一樣擴散開來,越來越多的人失去理智,最后演化成為集體的瘋狂,即使神經最堅強的人也不能幸免。政府漸漸無力控制局勢,賴以維持秩序的警方和軍隊本身也處于極不穩定的狀態中,甚至政府本身都處于半麻木狀態,全人類在經受著有史以來最大的精神壓力。城市里成千上萬輛小汽車撞成一堆,爆炸聲和槍聲此起彼伏,失火的高層建筑向空中騰起高高的煙柱,到處都是瘋狂的人群;機場因混亂而關閉,美洲和歐洲大陸的空中和地面交通全部癱瘓……新聞媒體也處于癱瘓和混亂中,比如那天的《紐約時報》上只有一行大得嚇人的黑字,很能說明當時所有人的心態:

    Heavensealsoffallexits!!!(天有絕人之路!!!)

    各種教派的信徒們或者變得更虔誠,以使自己有足夠的精神力量迎接死亡,或者拋棄了一切信仰破口大罵。當時出現了一個很有意思的詞:GODOG,在城市的建筑上到處涂寫,它是GOD,DOG(上帝是條狗)的縮寫。

    但當發現孩子們的修復功能后,瘋狂的世界立刻平靜下來,其速度之快,用一位記者的話說:“像關上了開關。”從那天一個普通婦女留下來的一篇日記中,我們可以看到當時人們的心態:

    我和丈夫緊緊靠在一起,坐在家里的沙發上,我們的神經實在受不了了,這樣下去即使病不死也要被恐懼折磨死的。電視上終于又有了圖像,屏幕上可以看到滾動的文字,那是政府關于最后證實孩子們修復功能的公告,不斷地重復播放。后來電視臺好像恢復正常,播音員出現了,也在念那則公告。我看完后,像長途跋涉到最后的人一樣,長長地出了一口氣,疲憊的身體和神經松弛下來。這幾天,我固然為自己擔心,但心的大部分懸在我的小晶晶身上,我千萬遍祝愿祈禱,讓晶晶別得我們這嚇人的病!現在知道孩子能活下去了,我懸著的心放了下來,我的死突然變得一點也不可怕了。我現在極其平靜,能如此從容地面對死亡連我自己都難以相信。但我丈夫還是那個樣子,他渾身打顫,倒在我身上幾乎昏了過去,而以前他在我面前一直以真正的男子漢自居。我這么平靜也許只因為我是個女人,女人比男人更懂得生命的力量,當女人成為母親時,她就在孩子身上看到了自己的生命在延續,懂得了死神沒有什么可怕的,懂得了她可以和死神對抗!只要男孩兒和女孩兒們活下去,這種對抗就可以繼續下去,很快又會有母親,又會有新的孩子,死不可怕!但男人們就體會不到這些。“咱們為晶晶準備些什么呢?”我伏在他耳邊低聲問,就像我們要因公出差幾天一樣。這話剛出口,我的心又痛苦地懸了起來,天啊,這不是說往后整個世界就沒有大人了嗎?那孩子們怎么辦?!誰給晶晶做飯?誰拍著他睡覺?誰帶他過馬路?夏天怎么辦?冬天怎么辦……天啊,托人照顧他都不可能,以后只剩孩子,只剩孩子了!不,這怎么行,這怎么行!可不行又怎么樣呢?馬上就要到冬天了,天啊,冬天!晶晶的毛衣剛織了一半兒,不寫了,我要給晶晶打毛衣……

    (選自《末日遺筆集》,三聯出版社,超新星紀元8年版)

    緊接著,大學習開始了。

    這是人類歷史上一個最奇特的時期,人類社會處于一種前所未有、以后也不太可能重現的狀態中,整個世界變成了一所大學校,孩子們緊張地學習著人類生存所必須的所有技能,他們要在幾個月的時間內掌握運行世界的基本能力。

    對于一般的職業,各國都是由子女繼承父母,并由父母向他們傳授必需的技能。這樣雖帶來許多社會問題,但也是能想出來的最可行、效率最高的辦法了。

    對于較高級的領導職務,一般是在一定的范圍內選拔,然后在崗位上進行培訓。選拔的標準每個國家各不相同,但由于孩子社會的特殊性,這種選拔很艱難,從以后的情況看,這種選拔大部分是不成功的,但它畢竟使人類社會維持了基本的社會結構。

    最艱難的是國家最高領導人的選擇,在短時間內,這幾乎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各國都不約而同地采取了極不尋常的方法:模擬國家。模擬的規模各不相同,但都以一種接近真實國家的近乎殘酷的方式運行,想從那充滿艱險和血與火的極端環境中,發現具有領袖素質的孩子。以后的歷史學家們都覺得這是公元末最不可思議的事,各個模擬國家那短暫的歷史成為超新星紀元傳奇文學津津樂道的題材,發展出專門的小說和電影類別,這些微型歷史越傳越玄,漸漸具有了神話色彩。對這段歷史雖然有不同的看法,但超新星紀元的歷史學家們大都承認,在那樣極端的歷史條件下,這也是最合理的選擇。

    農業無疑是最重要的技能,幸運的是這也是孩子們比較容易掌握的一項技能。與城市里的孩子不同,農村的孩子或多或少都見過或參與過父母的勞動,倒是在工業化國家的大型農場中,孩子們學會種地更難一些。在世界范圍內,借助已有的農業機械和灌溉系統,孩子們完全可以生產出維持生存所需要的糧食,對人類來說,這奠定了文明延續的基礎。

    另外,維持社會運轉的其他一些基本技能,如服務性行業和商業等,孩子們也能較快地掌握;金融系統的運轉復雜一些,但孩子們經過努力也能使它部分運轉起來,況且,孩子世界的金融運作肯定簡單得多。

    純粹的高度技巧性工作孩子們也能較快地掌握,這倒是大大出乎成人們的預料。孩子們很快成為雖不熟練但基本合格的汽車司機、車工和電焊工,最讓人們驚奇的是,成為高速殲擊機的飛行員。人們現在才發現,孩子們對于掌握技巧有一種天生的靈性,隨著年齡的增長這種靈性反而消失了。

    但需要知識背景的技術性工作則難得多。孩子們可以很快學會開汽車,但很難成為一名合格的汽車修理工;小飛行員可以駕駛飛機,但要讓孩子地勤人員正確判斷和處理飛機故障卻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工程師級別的技術人才更難從孩子中培養。所以,使一些技術復雜而又是社會運轉所必需的工業系統,如電力系統等運轉起來,是大學習中的一項艱巨的任務,這項任務只能部分完成。幾乎可以肯定,即將到來的孩子世界在技術上將要后退許多,最樂觀的預測也要后退半個世紀,還有許多人認為孩子世界將重新回到農業時代。

    但在所有的領域中,孩子們最難掌握的是科學研究和高層次的領導能力。

    很難想象孩子世界的科學是什么樣子,要想了解和掌握人類抽象的前沿科學理論,這些只有小學文化的孩子還有漫長的路要走。雖然在目前的情況下,基礎科學的研究還不是人類生存的當務之急,但存在這樣一個危險:孩子們是不善于進行理論思維的,這就使得孩子世界中的科學理論思維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完全停滯,在這停滯之后科學的思維能否恢復?如果不能,人類會不會丟掉科學,再次進入黑暗的中世紀呢?

    高層次的領導才能則是一個更現實、更迫切的問題:最難學的東西是成熟,高層次領導者所需要的政治經濟歷史等各方面的知識、對社會的深刻了解、大規模管理的經驗、處理各種人際關系的技巧、對形勢的正確判斷、在巨大壓力下做出重大決策時所需的穩定的心理素質等等,正是孩子們最缺乏的。而這些經驗和素質根本不可能在短期內教會他們,事實上這些東西是教不會的,只能從長期的經歷中得到。所以孩子高級領導者,完全可能在幼稚和沖動中做出大量的錯誤決策,這些決策將帶來巨大的甚至毀滅性的災難,這可能是孩子世界所面臨的最大危險。后來,超新星紀元的歷史證明了這一點。

    在以后的幾個月時間里,鄭晨穿行于城市之中,幫助她的學生們學習成人的生存技能。這些學生分散于城市的各處,但在她的感覺中,孩子們仍會聚在一個班集體中,這座城市就是一個大教室。

    她腹中的胎兒在一天天長大,身體也漸漸沉重起來,這并不僅僅是因為懷孕,同其他所有大于十三歲的人一樣,超新星病的癥狀在她的身上越來越明顯,她已處于持續不斷的低燒中,太陽穴上能感到血脈的跳動,渾身軟得像泥一樣,行動越來越困難。雖然經診斷胎兒的發育情況良好,是一個沒有患上超新星病的健康的小生命,但她懷疑自己一天天惡化的身體狀況是否能支持到把他生下來。

    在住進醫院之前,鄭晨最后看望的兩個學生是金云輝和趙玉忠。

    金云輝現在一百多公里外的一個空軍基地接受殲擊機飛行員的訓練。在機場跑道的起點,鄭晨從一群穿著飛行服的孩子中找到了金云輝,他們旁邊還有幾名空軍軍官。這時,所有的人都籠罩在緊張恐懼的氣氛中,他們都仰頭盯著空中的一個方向。鄭晨費了很大的勁,才在那個方向看到一個銀色的白點,云輝告訴她,那是一架在五千米高度失速的殲擊機。那架進入尾旋狀態的殲8像一塊石頭那樣下墜。鄭晨同在場的所有人一起看著它墜過了二千米,這是跳傘的最佳高度,但大家期盼的傘花并沒有出現。是彈射器出了故障,還是駕駛員找不到按鈕,或者,他還想救這架飛機?這些人們永遠不可能知道了。軍官們放下望遠鏡,看著下墜的飛機在正午的陽光中銀光一閃,消失在遠方的山脊后面,先是看到一大團裹著火焰的黑煙從山后騰起,然后聽到沉悶的爆炸聲。

    大校師長遠離人群站著,木然地望著遠方的煙柱,如一尊石雕一動不動,仿佛連他周圍的空氣都凝固了。云輝悄悄告訴鄭晨,那架殲擊機的駕駛員,就是他十三歲的兒子。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政委首先打破了沉默,他努力使自己眼眶中的淚水不流下來:“我早就說過,孩子開不了高性能殲擊機!反應速度、體力、心理素質,無論從哪方面說都不行!再說,在教練機上只飛了不到二十個小時就放單飛,再飛三十個小時就上殲8,這不是拿孩子的命鬧著玩兒嗎?!”

    “不飛才是拿孩子的命鬧著玩。”師長走過來說,他的聲音仍是那么沉穩,“你們都知道,人家的孩子已經開著F15和幻影2000滿天飛了,我們再在訓練上縮手縮腳,那要死的可能就不只是我兒子了。”

    “8311準備起飛!”一位上校飛行員喊,他是金云輝的父親,喊出的是兒子的飛機號碼。

    云輝拿起頭盔和航圖袋,加壓飛行服是為孩子飛行員們緊急趕制的,很合身,但頭盔還是大人們的,很大,屁股后面的手槍也顯得很大很沉。當云輝走過父親身邊時,上校拉住了他。

    “今天的氣象條件不太好,注意橫切氣流,萬一失速,首先要冷靜,判斷尾旋方向,然后再按我們多次練過的動作脫出。記住,千萬要冷靜!”

    云輝點點頭。鄭晨看到父親抓他的手松了些,但還是松松地抓著,好像兒子身上有什么力量把他吸住似的。孩子輕輕動了一下肩膀,掙脫了父親的手,向跑道起點的那架殲10走去。進入座艙前他沒看父親,只對遠處的鄭晨笑了笑。

    鄭晨在機場上等了一個多小時,直到云輝駕駛的殲擊機安全降落才離去。這之前,她長時間仰望著藍天上一條雪白的尾跡前的那個銀點,聽著殲擊機引擎悶雷般的轟鳴聲,無論如何也不能相信飛在天上的是她班上的一個小學生。

    鄭晨最后看望的是趙玉忠。在河北平原上的那片平坦的麥田上,冬小麥已全部播下了,鄭晨和玉忠坐在地頭,太陽在天空中暖洋洋地照著,身下的土地也是暖暖的軟軟的,像母親的懷抱。后來太陽被擋住了,他們抬頭看到了玉忠爺爺那張莊稼人的臉。

    爺爺說:“娃,這田地可是有良心的啊,你真出了力氣,它就給你收成,我活了這么一把年紀,覺得最實誠的也就是這田地,為它流汗值。”

    看著這片已播種的田野,鄭晨長出了一口氣,她知道,自己的使命已經完成,可以放心去了。她想讓自己享受一下這最后的輕松,但一個沉甸甸的牽掛仍壓在心頭揮之不去。開始,鄭晨以為這牽掛來自肚子中的孩子,但很快發現不是,她的掛念遠在三百公里外的北京,在那八個孩子身上。他們正在國家的心臟中上著人類歷史上最難的課,學習著他們幾乎不可能學會的東西。

返回目錄
推薦本書 添加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稿說明| 服務條款| ##| |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